贵宾会 > 贵宾会 > 第二十章 列车
  见阿尔弗雷德望来,克莱恩回以微笑,轻轻点头道:

  “我突然感觉有点危险。”

  说完,他平静转身,走向了哈吉斯指的那辆马车。

  “危险……”阿尔弗雷德低声重复起这个词语,警惕地环顾了一圈,但却没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。

  他放慢脚步,时刻注意着周围,异常谨慎地返回了不远处的三层小楼。

  帕格尼瞄了凝重的阿尔弗雷德一眼,略感疑惑地问道:

  “出了什么事情吗?”

  他离军火交易现场有一段不短的距离,没能听清楚那边的对话。

  阿尔弗雷德走至窗前,俯视起已搬运完军火,准备离开的马队,斟酌着说道:

  “道恩.唐泰斯突然离开,说是【贵宾会】有危险预感。”

  “危险?”帕格尼没有大意,戒备地前后左右张望起来,可直到梅桑耶斯的人远离这片区域,消失在了黑暗中,他也未能察觉不对。

  他旋即笑了起来:

  “哈哈,阿尔弗雷德,你太敏感了,我认为纯粹是【贵宾会】道恩.唐泰斯胆小,不愿意在这里过多停留!”

  阿尔弗雷德收回目光,微皱眉头道:

  “也许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回到租住的旅馆后,克莱恩让变成混血年轻人的“赢家”恩佐打开了手中的箱子,将里面的金条和金币一个个拿出,点数清楚。

  这里总计有价值3万鲁恩金镑的财物!

  “还好之前和信使小姐约定的是【贵宾会】等于1万枚鲁恩金币的黄金,不需要再另行兑换……”悠闲坐在安乐椅上的克莱恩一边喝着酸甜清爽的“瓜达尔”饮料,一边“监督”秘偶干活。

  等到恩佐分完财物,他拿出冒险家口琴,凑至嘴边,吹了一下。

  提着四个金发红眼脑袋的蕾妮特.缇尼科尔当即从虚空里跨出,仿佛一直在附近。

  她八只眼睛同时转动,望向了分出来的那堆金币和金条。

  隔了几秒,蕾妮特.缇尼科尔提着的四个脑袋才依次说道:

  “很好……”“以后……”“任务……”“加价……”

  ……这前后逻辑在哪里?我这么及时这么迅速地就支付好了报酬,为什么以后任务还要加价?克莱恩愣了一秒,坐直问道:

  “什么?”

  蕾妮特.缇尼科尔四个金发红眼的脑袋很是【贵宾会】认真地点头道:

  “任务……”“定价……”“取决于……”“你……”“赚钱……”“的……”“能力……”

  还可以这样……克莱恩张了张嘴,竟无法反驳,毕竟这种事情都是【贵宾会】提供帮助者单方面决定,而且,随着他晋升序列4,成为半神,以后需要信使小姐帮忙的任务估计会越来越困难,越来越危险,加价似乎理所当然。

  等到蕾妮特.缇尼科尔吞下那堆金币和金条,消失在房间内,克莱恩收敛住思绪,开始默算自己现在的财产:

  “这段时间开销不小,还剩17275镑钞票和65枚金币……这堆金条价值25000镑……总计四万多镑的财产,在整个鲁恩王国都不算少了,都可以买庄园和田产了……军火交易可真赚钱啊……”

  蕾妮特.缇尼科尔优先需要的是【贵宾会】金币,所以,剩下的都是【贵宾会】金条。

  站起身,将金条弄到灰雾之上后,克莱恩走至窗边,将目光投向了北方。

  这边的事情已初步结束,他接下来将返回贝克兰德。

  凝望了天边一阵,克莱恩忽然无声叹息:

  “贝克兰德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北区,贝克兰德技术大学。

  奥黛丽正与几位“鲁恩慈善助学基金”的工作人员行走于校园内。

  她身着一条浅绿色的简单长裙,腰系一根白色无修饰的皮带,金色长发簇拥着一顶有缎带花朵略显俏皮的纱帽,浑身上下没什么饰品,只左腕套着一个银色的手镯,看起来与家庭条件仅能称为中等的女学生没有区别。

  这段时日以来,她去过位于东区边缘的公立初等学校,也拜访过贝克兰德桥区域的技术学校,早已明白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样的衣物,不像许多贵族那样将慈善活动当成社交场合。

  碧绿清澈的眼眸微微转动,奥黛丽噙着浅淡的笑容,认真地观察着来往学生的情况。

  这几天是【贵宾会】贝克兰德技术大学发出录取通知书,新一届学生前来注册的日子。

  本来后者应该在八月底九月初进行,但贝克兰德技术大学是【贵宾会】刚组建的新学校,入学考试比其他大学要晚,出结果也是【贵宾会】,这就意味着,报考他们的学生很可能也参加了另外大学的考试,甚至已经被录取,所以,他们将注册工作提前,以核实人数,确定还需补录多少。

  基于这个原因,奥黛丽和“鲁恩慈善助学基金”的工作人员来到这里,配合第一批通过审核的申请者办理入学手续。

  目光所见,她发现这座校园内的学生脸上都洋溢着光彩,举止间透着明显的自信,一言一行里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朝气,似乎对未来充满向往,能看得见光亮。

  而这与奥黛丽在几所公立初等学校内的体验截然不同,那些地方的学生要么粗鲁,喧闹,要么沉默,阴郁,他们的共同点是【贵宾会】时常迷茫不安,遇到有身份的外来者时畏畏缩缩,目光黯淡,缺乏青少年该有的昂扬。

  “真希望那些孩子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,都能像这里的学生一样,可以为美好的未来努力……”奥黛丽无声感慨中,目光扫过了旁边一对应该是【贵宾会】兄妹的男女。

  那位哥哥很显然已经步入社会,开始工作,戴着丝绸礼帽,穿着较薄的黑色正装,外表年龄在三十岁左右,很有政府雇员的气质。

  他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一台较为老旧的照相机,将它安放于支架上,一边示意妹妹移动身体,调整姿势,一边寻找着最好的角度。

  妹妹十七八岁的样子,黑发简简单单披着,褐眸内透着些许无奈,但又没说什么,认真听从着哥哥的指挥。

  类似的组合在校园内随处可见,有的是【贵宾会】父母和孩子,有的是【贵宾会】几个朋友一起。

  “这样的场景真美好啊……”奥黛丽收回视线,向前行去。

  那里是【贵宾会】一座广场,中央摆放着一个退役的蒸汽列车头,它巨大复杂的身躯昂然屹立,为贝克兰德技术大学平添了几分工业气质。

  …………

  呜!

  怪物一样的蒸汽列车头喷薄着烟气,拖着长长的身躯,驶入了站台,越来越慢。

  一个七八岁,如洋娃娃般精致的混血小女孩牵着母亲的手,等待于不短的队伍里,很是【贵宾会】兴奋地向同样是【贵宾会】鲁恩与拜朗混血的父亲询问着迪西海湾的情况。

  她缓慢移动中,看见一位鬓角斑白头戴礼帽的绅士拿着一根镶金手杖,带着肤色偏棕的仆人,走向一等座车厢所在的位置。

  那位仆人好奇地左右张望了一眼道:

  “先生,这段时间看见的情况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,我原本以为拜朗人会过得非常艰难,非常痛苦,到处都很混乱,肮脏,贫穷,压抑,结果根本没有,他们还能喝‘瓜达尔’饮料,抽东拜朗烟,甚至还有部分买得起脚踏车,额,您知道的,我虽然有拜朗血统,但出生在贝克兰德,之前从未来过南大陆,当然,我的都坦语说的还不错。”

  那位很有气质的中老年绅士呵呵一笑,扬了扬手杖道:

  “那是【贵宾会】因为我们去的是【贵宾会】还算不错的城市和还算不错的区域,而最悲惨的拜朗人大部分都在乡村,在那些种植园里,剩余的则围绕工厂定居,形成贫民窟,我们一直没机会去见识。”

  似乎察觉到了小女孩的注视,这位蓝眸幽邃的绅士和他的仆人侧头望了过来,和煦一笑。

  他们嘴角明显有翘起,皆是【贵宾会】露出八颗牙齿,然后微微点头,收回视线,继续前行。

  没过多久,小女孩和她的父母登上蒸汽列车,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。

  等到“呜”的声音再次响起,小女孩看见一位肤色深棕,轮廓柔和,脸侧长了个红肿小块的男子低着脑袋,手按礼帽,快速通过,直奔列车头部而去。

  这男子随即敲响隔离门,闪入了驾驶室,对列车长道:

  “所有的列车员都已经换成了我们的人,前方大桥将是【贵宾会】举行祭祀的地方。”

  留着浓密胡须的列车长点了点头道:

  “愿神能满意这一车的祭品。

  “愿我们能在的国度得到永生。”

  呜!

  蒸汽列车驶过了一座大桥,又驶过了另一座大桥,在奔波许久后,非常顺利地抵达了目的港口。

  洋娃娃般的混血小女孩有些疲惫,没再像之前那么活泼,在父母的牵引下,顺着旅客组成的人潮,一步步往门口挪动着。

  门口立有几位列车员,正帮助部分旅客将行李拿出车厢。

  小女孩和她的父母路过时,这些列车员全都上翘起了嘴角,露出八颗牙齿,致以和煦的笑容。

  小女孩跳至站台后,下意识回身看了蒸汽车头一眼,只见一道道身影正立在门外,不知在讨论什么,他们之中似乎有列车长,有之前那个脸侧长着肿块的男子。

  一秒不到,这些人全部转头望了过来,嘴角相继上翘,露出了八颗牙齿。

  小女孩收回视线,略带点蹦蹦跳跳地和父母一起离开了站台。

看过《贵宾会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伟德教程  欧冠直播  一语中特  188即时  澳门赌球  抓码王  超越故事网  六合拳华  伟德之家  择天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