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宾会 > 贵宾会 > 第十五章 悬赏墙

第十五章 悬赏墙

  激励着一代代冒险家出海的宝藏传说讲完,厨师也烤好了鱼人肚子上的肉。

  它们透出熟白的颜色,染有些许焦黑,布满褐色的细小颗粒,闪缩着滋润的油光。

  反复涂抹的调料已经渗透入了肉的纹理中,呈现出诱人的视觉效果。

  “迪西烤鱼,和你们经常吃的不太一样。”艾尔兰指着厨师放下的白色瓷盘道。

  堂娜手按刀叉,跃跃欲试地说道:

  “我最爱吃蜂蜜烤鱼!

  “但这个也很诱人。”

  蜂蜜烤鱼……那得用多少蜂蜜啊……有机会试试,味道应该不错……克莱恩一下就浮想联翩。

  有了厨师,他们无需再亲自动手,满怀期待地看着一片片鱼肉被切割下来,放入不同的盘子里,推到自己面前。

  克莱恩在享用美食的态度上是【贵宾会】非常严肃的,他没急着对付鱼肉,反倒先端起杯子,喝了口红茶,用微酸的液体清除口腔内的残余味道。

  做完这一切,他叉了片鱼肉,塞入口中。

  瞬息之间,他感受到了小茴香、罗勒等香料略显刺激的味道,它们充分地打开了一个个味蕾。

  紧接着,肉的鲜美汁水、海盐的咸香微涩、柠檬的清爽酸甜同时爆发,交织在一起,回荡于口腔,引诱出唾沫。

  牙齿嚼动,被烤出的油脂下,鱼肉最后的倔强一条条断开,呈现出肉质本身的美好和隐约的甘甜。

  克莱恩吞下嘴里的鱼肉,回忆着上辈子看的美食节目,挑选了一个最契合刚才感觉的评价语:

  “层次感分明,非常棒!”

  “哈哈,你的语气和用词像一位美食家。”艾尔兰开了句玩笑。

  堂娜晃了下手里的叉子,附和着说道:“叔叔,也许你应该在报纸上开个专栏,点评不同的餐厅不同的美食。”

  咦,我为什么一直没想到这个创意……这是【贵宾会】又能赚稿费又能品尝美食的好工作啊!唯一的问题是【贵宾会】,肥胖的人无法做灵活的小丑……用催吐大法?那多浪费食物啊!克莱恩认真考虑了下堂娜的提议。

  “为了这个美好的夜晚!”

  食物所剩无几时,艾尔兰又倒了点苏尼亚血酒,脸色红润地举杯道。

  克莱恩等人心情同样不错地附和道:

  “为了这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  他们相继喝掉了杯子内剩余的液体,看着侍者收拾餐桌,打扫甲板。

  冷冽的寒风里,他们又聊了一阵,聊到了堂娜最感兴趣的美人鱼。

  克里维斯告诉这个小姑娘,在某些传说里,美人鱼又叫海妖,她们用歌声迷惑人类不是【贵宾会】为了好玩,而是【贵宾会】狩猎,除了加尔加斯群岛通往苏尼亚海深处的航路上可能遇到这种生物,人类尚未探索的,充满各种危险的海域里,也有一定的机会发现,但是【贵宾会】,这都源于某些海盗喝醉后吹嘘的话语,他们全部回避了自己是【贵宾会】怎么逃脱美人鱼歌声的问题,不是【贵宾会】太值得相信。

  不管怎么样,这至少指出了一个可能的方向……克莱恩记下了他们讨论的话语。

  “堂娜,丹顿,该回去了,你们明天还要早起,陪你们父母共享早餐。”塞西尔看了眼月亮的位置。

  “好吧。”堂娜恋恋不舍地站起。

  丹顿则慌忙问了一句:

  “我,我有机会做冒险家吗?”

  他的心灵已经被之前的狩猎活动和刚才的那些传说俘获。

  克里维斯走到他旁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

  “问这个问题前,你需要至少五年的格斗训练和知识的获取,我想你的父亲会给你请不错家庭教师的。”

  “嗯!”丹顿眼睛一亮,用力点头。

  五年之后,长大起来的你大概率不会再想做随时葬身海底的冒险家……克里维斯的处理很老辣啊,没直接拒绝,反倒给出希望,让时间来冲刷,这就避免了小孩子突如其来的叛逆……不管怎么样,掌握一门格斗术,对谁来说都不会吃亏……克莱恩双手插入衣兜,赞赏地想着。

  返回船舱内部的路上,克里维斯将两张5镑的钞票递给了克莱恩:

  “你的酬劳。”

  他刚才已经收到了艾尔兰购买整只鱼人的150镑。

  “我并没有做什么。”克莱恩本能拒绝道。

  克里维斯用淡蓝的眼眸扫了他一下,低沉说道:

  “你解放了塞西尔,看好了孩子们。”

  看好了孩子们?克莱恩有些想笑,但最终接过了那两张钞票,在胸口画了个三角形:

  “你比我想象得慷慨,谢谢。”

  他不再推辞是【贵宾会】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,如果自己不收那10镑,在克里维斯这种资深冒险家眼里,就是【贵宾会】对价钱不满意,试图获得更多,随时可能袭击他们——自称冒险家的人里,贪财的疯子绝不在少数!

  见格尔曼.斯帕罗揣好了钞票,克里维斯收回目光,表情平淡地说了一句:

  “这是【贵宾会】海上的规矩。”

  他不再多说,跟在塞西尔和堂娜等人身后,进入了船舱。

  如果我每一单委托,每一个任务,都是【贵宾会】这种难度,都能有这种收获,我早就靠私家侦探这个职业发财了……克莱恩自嘲一笑,侧头望了眼高空的红月。

  它依旧安静而温柔地照耀着黑夜。

  “海上的传说,不同的怪物……我终于找到了点冒险家的感觉。”克莱恩转身走至船舷边缘,沐浴着绯红的轻纱,欣赏起越远越黑的波浪,心情逐渐沉淀,从贝克兰德大雾霾后的阴郁里一点点走了出来。

  凌冽又潮湿的风拍在他的脸上,广袤而无垠的大洋映入他的眼帘,让他的心胸慢慢地开阔。

  这个瞬间,克莱恩有了吟唱诗歌的冲动,可他张开嘴巴后,发现自己根本记不起相应的现代诗句。

  总不能来一句,大海啊,你全是【贵宾会】水……大帝的“通识者”序列真的非常适合做类似的事情,有空得翻翻他的诗集,免得像个文盲……克莱恩边腹诽边望着红月和海洋,叹息了一句:

  “真是【贵宾会】一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经过一场意外的迷路,探索小队回到了白银城。

  看着缝隙里长满荒草的城墙,戴里克竟有些恍惚,仿佛自己已经离开了很多年。

  他的斜后方,“猎魔者”科林眼神突然迷茫,抬手按了下右侧太阳穴。

  其余的队员们则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放松。

  艰难的探索后,能有一个终点一个家园在等待他们,是【贵宾会】他们心里最美好的事情。

  科林的目光恢复了正常,微侧脑袋,看向斜前方。

  …………

  贝克兰德,怀特家。

  经过反复思考,充满自信的埃姆林来到父母面前,开口问道:

  “如果,如果我想深入研究我们血族的历史,我该找谁?”

  直接问白银城的事情,很可能会暴露我的问题,我虽然不害怕,很坦然,但为了始祖,为了拯救整个血族,我只能选择隐瞒……我一直对血族的历史感兴趣,搜集了不少资料,爸爸和妈妈很清楚这点,不会有任何怀疑……这个借口非常完美!埃姆林在心里自我夸赞了一句。

  他的父亲和他有五六分相似,戴着副金丝边眼镜,显得很专业。

  这位真切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的绅士放下手里厚厚的《解剖学》,推了下眼镜道:

  “在贝克兰德,没有谁比尼拜斯大人知道更多。”

  ……我要是【贵宾会】敢去找尼拜斯大人,早就去了……埃姆林想到“愚者”先生描述的背负秘密背负误解的救主姿态,表情严肃地追问道:

  “除了尼拜斯大人呢?

  “他沉睡在地底,不方便频繁被打扰。”

  埃姆林的父亲拉了下厚棉睡衣的领子,想了想道:

  “威曼迪,他总认为自己是【贵宾会】一个历史学家。”

  埃姆林暗中松了口气,露出笑容道:

  “我希望去拜访他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呜!

  汽笛鸣响,白玛瑙号驶入了达米尔港。

  它将在这个殖民岛屿补充淡水和食物,于第二天早上再次起航。

  狩猎鱼人后,克莱恩度过了两天可以说悠闲,也可以说无聊的生活,对海上的景色彻底乏味,决定今晚去港口酒吧探一探,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美人鱼情报,找到扮演的灵感。

  如果遇到哪个满手血腥的海盗上岸,我也不会吝啬教训,“蠕动的饥饿”内还有一个个灵等待被释放……克莱恩将所有神奇物品戴在身上,额头出汗地离开船舱,下至港口。

  这个过程里,他遇到了堂娜和克里维斯等人,他们似乎要去港口餐厅品尝达米尔最出名的腌肉。

  堂娜和丹顿趁父母不注意,向昨晚认识的冒险家叔叔打了个招呼,似乎很好奇他打算去哪里。

  克莱恩回以微笑,扯拢领口,按照路牌的提示,找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吧。

  “飞鱼与酒……”克莱恩看了眼招牌,发现酒吧的门外贴满了各种各样的悬赏令。

  这里面有属于“五海之王”的80万镑,也有普通海贼头目的上百镑,从高到地,层层叠叠,形成了独特的风景。

  “都是【贵宾会】钱啊……”克莱恩驻足于原地,看了好一阵子。

  收回视线,他推门进入酒吧,发现里面反常的安静,没有这种场合必备的喧闹。

  发生了什么事情?克莱恩环视一圈,看到穿暗红外套的艾尔兰船长坐在吧台,看到两个壮汉对峙于中央。

  PS:最后三天了,求月票~

看过《贵宾会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伟德评书网  365bet  立博  澳门百家乐  365在线  伟德之家  伟德微信头像  金沙国际  锦衣夜行  网投论坛